這個國家的狗做什麼工作?

作者:周思博 (Joel Spolsky)
譯:Paul May 梅普華
Saturday, May 05, 2001
屬於Joel on Software, http://www.joelonsoftware.com


我們有多麼天真?

我們假設Bezos(譯註:Amazon的執行長)只是把收益重新投入,所以才沒有從谷底爬起來。

去年大概這個時候,第一家大網路公司倒閉的消息開始見報。Boo.com和Toysmart.com都關門了。快速變大的想法不再適用。Dockers裡的五百名年輕人發現光是照抄Jeff Bezos並不能算是商業計劃書。

Fog Creek過去幾星期出奇的安靜。我們正在做CityDesk的收尾動作。我想告訴你CityDesk的一切,不過得再得一陣子。現在要談關於狗食的事。

狗食?

上個月Sara Corbett寫了關於迷惑的男孩的事。一群8到18歲與家人分離的蘇丹難民,被迫跋涉千里由蘇丹到衣索比亞再回蘇丹再到肯亞。有一半的人在旅途中因饑渴或短吻鱷而死去。有些人在冬季中期獲救後被送到北達科塔州Fargo等地。其中一個難民由機場乘車到新家時問道:「叢林裡有獅子嗎?」

彼得觸碰我的肩膀。他拿著一罐普瑞納狗食。「對不起,Sara,不過你可以跟我說這是什麼嗎?」他後面的狗食由地板一直堆到屋頂。我回答:「呃,這是我們的狗吃的食物。」一面擔心八年來都吃粥維生的人聽起來會怎麼想。彼得說「哦,我知道了。」他在罐頭放為櫃上,似乎對我的答案覺得滿意。他推著購物車走了幾步,然後轉過來困惑地看著我說:「告訴我,這個國家的狗做什麼工作?」 [紐約時報雜誌,四月一日,2001]

狗。沒錯,彼得。Fargo的食物充足,連狗也一樣。

真是令人沮喪的一年。

噢,剛開始時多麼好玩,我們全都投入B2B和B2C還有P2P準備大幹一場,像一個搬到效區的快樂家庭星期天去麥當勞玩。不過等一下,這並不是好玩的部份,真正好玩的是看著最爛的商業計劃書失敗,然後股價由316掉到3/16。接招吧,新經濟的大嘴巴們!哈,慘得真好。哈,真爽,Wired雜誌又再次證明,只要把某樣東西放在該雜誌的封面,這個東西就會在短短幾個月內被證明是又笨又錯的。

哦?抱歉,你買了連線指數(Wired Index)嗎?
至於新經濟這東西,Wired真的把它毀了。報導了嗅覺技術(smell-o-rama)和注定失敗的遊戲公司那麼多年,又說過PointCast會取代web(等一下,PointCast不是已經在1997年三月取代web了嗎)這種話,他們應該早已知道他們的封面對任何技術或公司甚至一昔成名之物都是個死亡之吻。不過反正他們就是不信邪,不只把新經濟放在封面上,還把該死的整整一期都拿去寫新經濟,所以把NASDAQ搞到像學飛的羊一樣直線下跌。

picture-small-goats:

不過我們以他人的不幸為樂,也只能高興到現在。如今情況愈來愈沮喪,我知道經濟並不是真的肅條,不過我本身卻還是很沮喪。並不是因為有這麼多愚蠢的新公司倒掉,只因為整個思潮很沈悶。所以現在我必須棄麥當勞而改吃狗食。

這就是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因為日子常還是要過。每個人都垂頭喪氣地到處亂走,抱怨為了SockPuppet.com的股票選擇權投入了多少小時,如何犧牲健康和愛情生活,即使如此生活還是照常要過。產品開發循環當然也得繼續,而在Fog Creek的我們也走到產品開發循環中要吃自己狗食的那個過程。所以短期內我們會是Dog Creek Software。

在電腦業界中,吃自己的狗食是個怪名稱,表示真正使用自己產品的動作。我直到一個月前都忘了它的效果有多麼好,我拿了某一版的CityDesk回家(想著差三星期就要推出了),然後嘗試用它建立一個網站。

哎呀!結果發現有幾個問題,根本不可能開始測,得先把問題修好才能繼續試。我們所做的測試(小心地點選每個選單,看看是否會動)並沒有發現這些讓產品無法達成預期功能的嚴重問題。而像個顧客一樣地使用產品卻在一分鐘內就找到了。

還不只這些呢。我繼續靜靜地想建個簡單的網站,什麼功能都還沒執行,光在星期天下午就找到45個問題。而我是個懶人,不會在這件事上用超過兩小時。我只用了產品最基本的功能,其他東西連試都還沒試。

我星期一早上回去工作時就把整個團隊都找去廚房。我告訴他們這45個問題(公正地說,裡面很多都不是真正的問題,只是沒有原本設計那麼方便的小缺失)。然後我建議大家要用CityDesk至少建立一個夠份量的網站,好把問題都燻出來。這就是吃自己的狗食的意思。

以下是找到的某個問題。

我預期很多人會想用複製HTML碼並貼上的方式,把現有的網頁匯入CityDesk。這個動作是可以正常作用。不過當我想匯入某個紐約時報的網頁內容時,我得花一整天耐心地編輯HTML內容,找出所有IMG連結(連到外部的圖片)並由網路下載圖片,再把圖片匯入到CityDesk,然後把IMG連結改成指向內部圖片。雖然很難令人相信,不過那個網站上某篇文章竟然有65個IMG連結,分別指向35張不同的圖片。有的是只有一個像素的分隔圖片,小到很難用瀏覽器下載。另外CityDesk有個好玩的強制規定,會把匯入的圖片用神聖的數字重新命名,而且完全沒辦法知道會用什麼數字,總而言之就是我得花一整天才能把一個網頁匯入CityDesk。

這開始有點令人沮喪,所以我就離開一陣子去除草了。(我不知道等草都除完之後要用什麼來排解壓力。感謝上帝我們還請不起造景服務。)這時候我突然想到:嘿,我是個程式師耶!匯入一個網頁加上調整圖片用的這些時間,足夠我寫個全部自動完成的副程式了!事實上,去寫個副程式用的時間可能還比較少。現在匯入一個網頁不用一整天,只要半分鐘不到就好了,而且基本上完全不會做錯。

哇!

這說明了為什麼要吃自己的狗食。

當Michael自己開始匯入某些網站時,他發現大約十個我不小心引起的問題。舉例來說,我們發現網站用的圖片名稱如果太複雜,在匯入時會無法轉成檔名,比如問號'?'在URL裡是合法的,可是不能用在檔名裡。

有時候當你下載了某個軟體,卻發現它爛得無法置信,或是費盡工夫才能完成該軟體應該很簡單就能做好的事。這時候原因很可能就是開發人員並沒有用過該軟體。

關於沒有吃自己的狗食而出事,我還有個更好玩的例子。猜猜看Juno線上服務內部用什麼電子郵件產品?[告訴剛來這裡的人,我在Juno用戶端程式團隊工作過幾年。]

嗯,你猜Juno嗎?因為那是,呃,我們的產品嗎?

錯。有些人(包括老闆)在家裡用Juno,不過我們其他175人都用微軟Outlook。

至於不用的原因?Juno用戶端程式並不是什麼偉大的電郵軟體;兩年間我們唯一做的事就是用更好的方法顯示廣告。我們大多數人都想過,如果我們必須用這個產品,我們就得把它做好一點才能讓自己好過一點。老闆非常堅持在使用過程中要顯示六個廣告,不過等他回家看過那六個突現式的廣告之後,說的話就不一樣了:「知道嗎?兩個廣告大概就夠了。」

AOL的會員人數能急速上升,部份原因是因為它提供比Juno更好的使用者體驗,而我們因為沒有吃自己的狗食,所以搞不清楚這回事。而我們不吃自己的狗食是因為它很難吃,可是管理階層實在太失職,根本不淮我們修正問題或讓它至少可以入口。

總之CityDesk開始感覺好了許多。我們把那些問題全部修好,另外又找到些新問題然後也全解決掉。我們加了一些之前忘記但後來發現很重要的功能。而且我們愈來愈逼近出貨了!萬歲!謝謝上帝我們不必和37家有著2500萬創投資金的公司競爭。這些公司競爭的方式是到處免費送出產品,好在你前額剌上大片的廣告剌青。在這個後新經濟年代,大家都想找出不需要收錢的方法。如果你夠聰明的話,後新經濟並沒有什麼不對。不過這數不盡有關於「網路昏迷(dot-coma)」的新聞,只顯示商業刊物編輯的創意不足。fuckedcompany.com抱歉了,玩一個月還算有趣,搞到現在就變可憐了。我們會聆聽客戶的聲音並吃我們自己的狗食,專注改善我們的產品並會堅守本業。而不是在到處飛來飛去募集更多創投資金。

 

這些網頁的內容為表達個人意見。
All contents Copyright © 1999-2006 by Joel Spolsk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