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Modified: 2000/9/9

建議瀏覽環境:IE 4.0或Netscape 4.05或以上版本之瀏覽器
請將解析度調整至800*600以獲得最佳瀏覽效果

Les Miserable

悲慘世界劇情簡介


我看悲慘世界 名家評論 作者小傳 創作過程
音樂圖片資料 人物簡介 劇情簡介 相關網站


由於悲慘世界這部小說對法國而言簡直就像中國人對三國演義那樣熟悉,所以在改編時許多枝枝節節都已刪除,採重要片段串成帶狀故事,起自尚萬強的假釋與領悟,終於充滿希望的追尋光明,十分動人。以下是按著時間的順序來介紹這部巨作:

序曲:1815年•笛涅(Digne)

尚萬強,罪犯24601身陷牢獄與手銬腳鐐相伴十九年之後,終於獲得一紙假釋令,得以離開不見天日的生活,然而這張黃色的自由狀紙,並未讓他在社會上取自由,反而處處引來歧視,使他流浪街頭,只有笛涅的主教米禮愛好心收留了他。夜半時分,多年來窮困的習慣讓他故態復萌,偷走了主教家的一只銀燭台,不料半途被抓到,警方把他帶到主教的面前對質,令他訝異的是主教非但沒有揭發,反倒為他撒謊說是他贈送的,警方悻悻然走後,尚萬強跪求原諒,主教只要他宣誓將靈魂交付上帝,自此重新做人,並將另一只燭台也送給他。尚萬強感受到慈悲的力量,撕毀假釋令,決心再創新生。

1823年•近海的蒙特里(Montreuil-sur-mer)

八年過去了,尚萬強的確履行了當年的誓言,徹底改頭換面,不但易名為麥道臨,並且成了蒙特里受人愛戴的市長兼工廠廠長,以慈善聞名。這時,在他工廠裡的一名女工芳婷正遭受著淒慘的際遇,她年輕因一時熱情,懷了個女孩,豈知負心郎一走了之,留下她們母女,為了小小珂賽特,只有把她寄養一途了;把女兒安頓在湯乃第家之後,芳婷放心的上巴黎去做女工,對珂賽特的思念給了她無盡的力量,掙來的錢都寄回湯家,只盼女兒生活過得寬裕,那兒知道湯家在信上所說生病一事都是假的,所有的錢都進了湯家的口袋和他們的艾潘妮嘴裡,現在芳婷又再次接到這樣一封討錢信,一不小心落入同事手裡,人人鄙夷她,聯合工頭將她趕走,不知情的尚萬強簽下公文,芳婷就此流浪街頭。芳婷一心只想到女兒的藥錢,在賣了項上的項鍊盒和一頭長髮之後,走投無路的困境下,她加入了碼頭區的妓女行列,痛苦地販賣靈肉,直到有一天她因拒絕一位無禮的客人,和他發生拉扯,恰好新上任的警長賈維到任,不分青紅皂白就定她的罪,目睹此景的市長出言制止,命賈維放走了芳婷,並送她到醫院休養。

當賈維欲與市長爭論職責時,街上有位老人被鬆脫的馬車壓住,尚萬強立即衝上前頂起了車子,異常的力氣勾起賈維對編號24601罪犯強烈的記憶,他已經追緝24601多年始終無功,但懷疑一位人見人愛的市長顯然不正當,這使他非常困惑,想不到警方不知去那兒抓了一位無辜的鐵匠來定罪,賈維以為自己錯怪市長還向尚萬強致歉,正直的尚萬強不能容忍自己的懦弱造成平民的委屈,於是來到法庭坦承自己的身分─犯人24601。賈維立刻就想逮捕他,但尚萬強心繫芳婷的病體,情急之下打昏賈維逃逸。

在病榻上,芳婷充滿感激的將珂賽特的未來交給尚萬強,他也一一允諾,芳婷悲哀的一生在對珂賽特的思念中結束之後,身負責任的尚萬強即刻馬不停蹄趕向芳婷所說的小鎮蒙佛梅,去解救她可憐的遺孤。

1823年•蒙佛梅(Monfermei)

小珂賽特已經在經營酒館的湯乃第家寄養了五年,她一直以來不斷受到可怕的虐待,成天像女傭般被來去差使,同年的酒館老闆女兒艾潘妮,卻受盡寵愛,兩個女孩的生活如天淵之別,但珂賽特並未養成怨天尤人的個性,她只默默期待夢中的母親有一天能來接她回家。尚萬強來到湯家時,她正吃力地在黑暗中打水,他當下決定帶走珂賽特;湯乃第夫婦使出拿手的狡猾嘴臉,狠狠敲詐了一番,珂賽特終於能脫離苦痛,真正享受起一個孩子應享的快樂生活。尚萬強把她帶回巴黎,以父愛呵護她長大,天倫之樂帶給這兩個曾受命運折磨的人莫大的滿足,然而賈維的陰影依舊籠罩在尚萬強身上,揮之不去……

1832年•巴黎(Paris)

九年過後的巴黎,充滿著動盪的氣氛,以往的首善之都已然與地獄無異,政府裡惟一關懷窮人的將軍拉馬克(Lamarque)又病危,人民的前途堪虞,社會湧動著一股革命的暗潮。小加夫羅契是一群妓女和市區乞丐中的中堅分子,連湯乃第夫婦也淪入丐幫生活,有一回還搶上尚萬強父女,因此還讓賈維和萬強見上一面,只不過賈維當時沒有認出來,發現之後氣憤極了,再度立誓拘捕尚萬強。

這時的艾潘妮已是青春少女,她暗自喜歡著同學馬里歐,可是馬里歐的心思已經全部放在街上撞見的珂賽特身上了,無奈的艾潘妮答應要去打聽珂賽特的消息。

革命青年們,包括馬里歐,經常在一家ABC咖啡館集會,他們的理想高昂,計畫在拉馬克將軍過世那一天爆發革命,人人都在為這一天而興奮著,陷入戀愛的馬里歐卻格外的迷失、脆弱,畢竟在動亂中的每一個明天都是希望,也都是迷惑。這一天,很快的來臨了。加夫羅契衝進店裡,宣布將軍的死訊,青年一齊湧上街頭,尋求大眾的支持。

亭亭玉立的珂賽特也為了對馬里歐的相思而苦,尚萬強逐漸能感受到女兒的轉變,但他依然不願透露她的身世,珂賽特對此不甚諒解;另一方面,由於馬里歐為情所苦,艾潘妮不忍心只好帶他來找珂賽特,兩人終於能互訴衷曲,艾潘妮在旁邊忍受著悲傷,還阻止了丐幫的搶劫,著實是個堅強的女孩。此時尚萬強考量革命的亂象和賈維的威脅,決心帶珂賽特離開巴黎,這對戀人就生生地分離了,對他們而言,這革命的前夕顯得多麼晦暗哪!情人害怕永別,暗戀者痛失希望,逃亡者冀求安全,惟一能有一絲絲愉快的,大概只有像湯乃第這種等著撿死人便宜的人吧。

革命的工作一步步的進展,學生開始建築防禦工事,艾潘妮決心陪伴馬里歐到底,所以加入了青年們的工作,馬里歐看到她喜出望外,派她送信給珂賽特,卻落入為父的手裡,為了女兒的幸福,他想要去勸阻馬里歐參加起義,卻發現冒充同志的賈維被加夫羅契認出,而捆綁在地,他自願料理賈維,其實是故意的放走他。

革命爆發,領袖恩佐拉在槍林彈雨中喪命,加夫羅契為收集彈藥中彈而亡,同志也大都犧牲殆盡,馬里歐也受傷昏厥,幸而有強壯的尚萬強救了他。在下水道裡,尚萬強先後遇見湯乃第和賈維,他懇求賈維放他走,受了他高尚人格的感動,賈維讓出路來,可是一生的堅持並不容易扭轉,他內心受到極度的煎熬,終於無法自解,投河自盡。

馬里歐逐漸康復,他並不了解是誰救了他一命,只好把一切歸功於珂賽特 的照料,尚萬強將他的過去對馬里歐坦白,並表示為了不妨礙他們的未來,他寧願獨居終老。在婚禮上,湯乃第夫婦帶來一項他們自認是醜聞的消息:尚萬強在下水道盜過屍。並取出一只金戒指,馬里歐立刻認出是他的,隨即了解到自己一向誤解的岳父就是神秘的救命恩人,夫妻倆趕到尚萬強處時,只剩下那一對銀燭台陪伴著他,兩個年輕人在微光中了解了自己的身世。老人終於走了,他的靈魂和芳婷、艾潘妮、和所有在革命中死去的人相聚,庇護著一對愛人,迎向光明的明天。

回紅豬的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