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中國時報》1996.08.01

桌球女單準決賽 陳靜已穩獲銀牌


 【本報奧運特派記者賴清宮亞特蘭大報導】中華奧運代表隊在本屆奧運奪牌
希望所寄的陳靜,果然不負眾望,昨日於女子單打的準決賽中,以直落三的絕
對優勢,贏了大陸的喬紅。陳靜已可穩獲奧運銀牌,如果今日決賽再能取勝,
將可為中華民國拿下參加奧運以來的第一面正式金牌。


 陳靜將在今天的決賽中與世界排名第一的鄧亞萍爭奪女單金牌。陳靜是八八
年漢城奧運女單冠軍,鄧亞萍是九二年巴塞隆納女單冠軍,先後兩屆奧運女子
桌球金牌得主,就要在本屆奧運上碰頭,演出一場世紀大對決,這場比賽已經
未演先轟動。


 陳靜昨天在女單準決賽中,以二十一比九、二十三比二十一、二十一比十七
擊敗中國大陸選手喬紅,鄧亞萍則以二十一比二十三、二十一比十七、二十一
比十九、二十一比十九擊敗同屬大陸隊的劉偉。


 陳靜與喬紅的比賽,受前一場男單八強半準決賽拖延了一個多小時才結束的
影響,也延後於十時餘才開打。兩位選手就定位之後,可以明顯感受到為爭取
女單決賽權,雙方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尤其是隔著比賽球場的兩岸球迷不時
相互喊話,更添比賽進行的高潮。我奧會主席張豐緒、教育部長吳京也都親臨
現場觀戰,為陳靜加油。


 陳靜昨日的臨場表現比喬紅穩定,充分發揮了她發球多變,關鍵時刻敢於起
板搶攻,落點讓對手捉摸不定,球路刁鑽的特點。反觀喬紅,心理壓力大,失
誤多,即使她正手弧圈球力道強勁,還是不敵而敗下陣來。


 陳靜在桌球單打項打敗大陸選手喬紅後,已經穩獲銀牌,依規定可得教育部
一等二級國光體育獎章和獎金新台幣五百五十萬元,她的歷任教練也可合得一
  按:據說鄧亞萍在獲得金牌後,所得的 獎金也不過八萬人民幣,相差甚多.....
份同額獎金。




      摘自《中國時報》1996.08.02

力拚鄧亞萍二比三落敗 陳靜獲銀牌


 【本系奧運特派記者李廣淮亞特蘭大報導】中華女子桌球選手陳靜昨日,
在力拚世界女桌第一高手鄧亞萍五局後,以二比三落敗,屈居女子單打亞軍,
但為我國參加奧運六十四年以來,獲得第三面奧運銀牌。


 陳靜對鄧亞萍之戰,先輸了前兩局(十四比二十一,十七比二十一),再贏回
兩局(二十二比二十,二十一比十七),但在第五局因為不適應鄧亞萍新改變的
戰術,而以五比二十一敗陣。


 陳靜這場歷史性的金牌之戰,雖然技差一籌得了銀牌,但她仍可獲得我政府
大約六百萬元新台幣的獎金及日產汽車獎品。


 陳靜昨天力拚鄧亞萍未能奪標,原有些失落的表情,但她於賽後曾打電話到
湖北省武漢老家,獲得她父母親的安慰,心情溫馨舒暢多了。


 陳靜在晚間為她舉行的慶功宴中表示,她還不打算退休,她準備近日赴德國
參加職業桌球聯賽,以提升自己的實力。




      摘自《中國時報》1996.08.02

陳靜輸在第五局無謂的失誤


 【本報奧運特派記者賴清宮亞特蘭大報導】落後兩局,再搶回兩局,可惜決
勝第五局幾球無謂的失誤,中華桌球女將陳靜錯失了兩度在奧運女子桌球單打
奪金機會,反而讓上屆奧運女單冠軍大陸選手鄧亞萍衛冕成功。八八年漢城奧
運女單金牌陳靜,與九二年巴塞隆納奧運女單金牌鄧亞萍,兩位女將的交手,
創下歷史性的海峽兩岸首度在奧運會桌球場上爭金的紀錄。 


 陳靜以二比三輸給鄧亞萍,五局交手都是小鄧取得第一球的領先,五局比數
十四比廿一、十七比廿一、廿二比廿、廿一比十七、五比廿一。


 第一局過招,為打探對方虛實,都採取保守策略。而先發球的鄧亞萍明快的
節奏略佔上風,讓陳靜揮了兩次空拍,也有幾次的掛網失誤,鄧亞萍取得八比
四領先。兩位女將的殺球威力,鄧亞萍無明顯技術失誤,陳靜則受制於對方的
封鎖,幾次回殺出界,比數擴大為十四比七。陳靜單靠反手拍卻在正手失誤率
過高,第一局雙方就以廿一比十四,小鄧取得領先。


 第二局先發的陳靜,以她一貫的發球之後用正手來打的風格,卻被鄧亞萍接
連幾球犀利的回殺,搶成四比一,陳靜完全失去掌握發球權的優勢。換邊發球
之後,雖然還處於調整適應對方球路狀態,陳靜卻已逐漸摸索出反擊的策略並
緊咬兩人比分差距,首度以五比五打成平手。鄧亞萍以積極搶攻,企圖再拉大
比數,反造成兩次的殺球失誤,以九比十落後。兩位女將在第二局並曾三度平
手。鄧亞萍殺球夠狠,偏偏陳靜正手發揮不夠,又被小鄧以廿一比十七拿下第
二局。


 第三局採取主攻的陳靜,雖有幾次零星的殺球出界,卻打出氣勢,並頻頻以
削角球應戰,陳靜不再陷入苦追的落後局面。十九比十九雙方第三次平手之後
,急得場邊教戰的大陸教練張燮林再也按捺不住,而被舉一次黃牌警告。「丟
士」戰,陳靜發揮反手威力,連拿兩分以廿二比廿扳回一城。第四局陳靜吊短
球誘鄧亞萍,讓小鄧還在適應改變戰術的陳靜時,就以五比九落後。陳靜攻防
俱佳的第四局一路領先,鄧亞萍則是發球失誤又揮拍回擊落空。終局比數廿一
比十七,陳靜再搶回一勝。


 決勝第五局,陳靜發球接連兩次掛網及殺球出界,開賽就被以三比十一落居
下風。陳靜幾次的表現像似棄守沙場,連她自己都無法理解。教練許榮展急得
場邊授意,也被舉一次黃牌警告,比數隨即又被搶成五比十四。自此,陳靜就
未再拿分,完全處於挨打局面,終以五比廿一,丟失金牌。




      摘自《中國時報》1996.08.02

陳靜摘銀 總統副總統致電申賀


 【台北訊】中華民國奧運代表團女子桌球國手陳靜昨天獲得本屆奧運女子桌
球單打亞軍後,李登輝總統及副總統兼行政院長連戰均致電申賀,表示全國同
胞都同感光榮。


 李總統的賀電全文為:「中華民國駐亞特蘭大辦事處高處長青雲轉中華奧運
代表團陳靜小姐雅鑒:欣聞台端榮獲本屆奧運會女子桌球單打亞軍,消息傳來
  按:這實在是很離譜,從沒有聽說過有人稱奧運比賽銀牌為『亞軍』!!  只有在錦標賽才會稱第二名為亞軍,奧運是採獎牌制,只有銀牌,沒聽說過奧運亞軍的....  這種錯誤不應該發生在伊國元首的賀電 中!
,全國同胞同感光榮,特電申賀。總統李登輝中華民國八十五年八月一日。」


 連戰的賀電內容為:「欣聞台端參加第二十六屆奧運會桌球賽,榮獲女子單
打銀牌,為國爭光,至感佩慰,特電致賀。副總統兼行政院長連戰。」




      摘自《中國時報》1996.08.02

陳靜 存款多少至今不知道


 【記者賴清宮專訪】被教育部長吳京稱為本屆奧運中華代表團最佳女主角的
陳靜,在奪得奧運女子桌球單打銀牌之後,回到選手村團本部的第一件事,就
是打電話向湖北武漢的父親陳嗣銀、母親黃菊芝報喜。陳靜儘管覺得輸了比賽
可惜,但是八年之後復出奧運就能夠一舉奪銀,已經非常值得開心了。


 陳靜說,父母親及妹妹陳豔,半夜三點就起床看比賽的實況轉播。雖然透過
電視已經知道比賽結果,總是接到陳靜電話,才算安心。


 離開家六年的陳靜,在九三年五月首度代表中華民國在世界桌球錦標賽拿到
女單亞軍,就曾回過武漢老家。當時還曾捐出一萬元人民幣回饋家鄉桌球隊。
陳靜說,湖北省副省長韓雲鵬係在台灣就讀,直到建中畢業之後,才隨父母回
到大陸。這段兩岸情,讓韓雲鵬對於陳靜移籍再披中華戰袍也認為並無不妥。


 陳靜曾經在今年三月將父母接到台灣共聚近一個月時間,就住在新店花園新
城陳靜卅幾坪的新居。在停留期間並曾到台中、阿里山、左營觀光旅遊。只可
惜,陳靜為了準備參加亞城奧運,根本沒有時間陪著父母親,加上從未出過大
陸老家,對台北緊張繁忙的生活步調難以適應,而且建材的生意總還得照顧著
,所以兩人決定提早回武漢。


 因為訓練工作,六年長期住在南台灣的陳靜,講話已經略帶台灣腔,讓來自
台灣的亞城留學生聽得很親切。陳靜服務省屬合作金庫桌球隊,月薪八萬元是
穩定的鐵飯碗。陳靜笑說,不知道自己存摺裡存款數字有幾個○?因為,她的
存摺被教練代為保管,這樣存款才保得住。


 不算額外的,光是亞城奧運奪銀,按教育部國光獎章的敘獎基本獎金就是五
百五十萬元,陳靜已經是個小富婆。當大夥兒開玩笑的說,新店花園新城售屋
廣告,這下子可以加上一句廣告詞:「九六年奧運銀牌住在我家隔壁!」來提
高房屋售價時,陳靜馬上露出台北人善於理財的本性:既然房價上漲,那我得
趁勢將我的房子脫手,先賺一手再說。




     摘自《中國時報》1996.08.02

結婚 陳靜說會緩一緩


中國有一種古老的說法是一個人結婚前、或是生子後鴻運當頭運氣會特別好。
在左營訓練中心為奧運集訓時,記者特別前往採訪陳靜的集訓,當時身邊有一
位與她很有夫妻臉的清秀男士,於是記者很敏感的問那位男士的身份,陳靜也
毫不避諱的說是未婚夫蕭戰。她表示,計劃在奧運結束後舉行婚禮,而新房就
在花園新城,當然最好是能在奧運中拿到獎牌。如今果然天從人願。不過昨天
她說要緩些時候。


 陳靜說,不是不想結婚,而且都準備好了,但目前太忙。她說九月就要和蕭
戰一起到德國打職業桌球巡迴比賽,直到明年四月球季才會告一段落,當然這
段時間還是會德國、台北兩地跑,為了專心在德國比賽打出好成績,當然要做
一些犧牲。不過也不是就一定要等到明年四月以後才結婚,說不定一時興起就
結婚,也不一定!


 陳靜表示,當年在大陸桌球國家代表隊時就認識,兩人交往已有多年,他也
是國家桌球隊員,所以會請他來台灣當她練習的靶子。而陳靜到國外發展已有
多年,其間雖然有些她感情生活的不實傳聞,但最後她仍然能堅持與蕭戰之間
的這份感情,可見她對感情的理智以及執著。


 陳靜到台灣打球已有好幾年時間,她打球賺得的獎金,再加上不錯的月薪待
遇,她已在新店購置了一幢房子,將來當作新房。如今她將到德國打球,昨天
她說想賣掉。


(楊愛華)




      摘自《中國時報》1996.08.03

陳靜只拿銀牌不滿意但可接受

 【本報紐約新聞中心記者王良芬專訪】在亞特蘭大為中華隊摘下奧運銀牌的
桌球國手陳靜,一日下午輕裝隻身地從亞特蘭大飛抵紐澤西州的紐互克機場,
前日與大陸金牌選手鄧亞萍激戰的情緒,在她失望的言談間依稀可見。陳靜表
示,選手參加比賽的目的就是贏球,有誰不想要金牌的?這次只拿到銀牌,我
覺得不滿意,但還是可以接受這個結果。


 陳靜一襲黑白流行的俏麗夏裝,削薄的短髮間有幾叢染成黃色,不執桌球拍
的她抹上淡色唇膏,紐互克機場過往旅客一時驚艷,還以為她是位年輕的歌星
。一個非裔小男孩曉得她是代表台灣贏得奧運銀牌的選手後,就央求和這位時
髦的帥姊合照,陳靜微笑地答應了,並要求本報攝影記者要把她照得「漂亮點
」。以下是記者專訪陳靜的內容:


 記:恭禧妳拿到銀牌,妳對這次奧運女子桌球單打比賽結果感想如何?


 陳:打得好累!最後是很失望沒有拿到金牌,大陸隊那邊對我的球路太熟悉
了,很容易就可以想出一套剋我的招數。


 記:妳過去是代表大陸隊出賽,這以中華隊員身份與過去的隊友相戰,心裡
有沒有壓力?


 陳:我和她們都實在是太熟了,從小就一起打桌球,現在在一些國際比賽場
合彼此還會常見面,一點也不生疏,見面都會說聲「嗨」。不過我想以大陸的
體制來講,鄧亞萍、喬紅她們所承受要贏球的壓力就比較大。


 記:代表中華民國出戰和代表大陸隊出戰,在實際上有什麼地方感覺不同?


 陳:大陸隊都有嚴格的訓練制度,除了國家教練外還有專門的陪練球員,而
我在台灣都是自己一個人在練球,所謂的「陪練」不過是「陪撿球」,這樣情
況下球技比較會退步;像鄧亞萍就有一個實力不錯,球路與我完全一樣的陪練
,他們這樣訓練比較容易剋住我的球路。


 記:比賽現場有大陸球迷和台灣球迷,他們對待妳的態度如何?


 陳:台灣的球迷當然都是很熱情的替我加油,而有些大陸球迷到現在還記得
我,像我與喬紅比賽的那一場,大陸現場觀眾都為我叫好,給我比較多的掌聲
,最後他們還把大陸的國旗收了起來好替我加油,我想他們是真正在看球技的


 記:這次輸給鄧亞萍,會不會因此覺得大陸的訓練制度比台灣好?覺得台灣
是不是有需要改進的地方?


 陳:我以後會對台灣的有關負責訓練部門提供一些建議,但在大陸那種體制
下,贏球成了生活中唯一的事,而我希望生活裡有更多豐富的內容,六年前即
是厭倦大陸那種訓練制度才會想離開國家隊,現在我在台灣雖然還是在打球,
但我可以做許多喜歡的事情,像是唱卡拉OK,跳舞啦,人生不能僅光是打球


 記:曉不曉得妳得到銀牌可以獲得多少獎金?


 陳:還沒有去問呢!真的還不知道可以有多少獎金?這一切等回去台灣再說
了。


 記:最後一場比賽中,有兩名來自台灣的觀眾因為手執中華民國的國旗為妳
加油,結果被警方逮捕,妳當時的感覺是怎麼樣?


 陳:我當時只是愕了一下,不曉得究竟是怎麼回事?比賽是最怕分心的,這
是後來人家告訴我,我才了解是怎麼一回事。


 記:四年後是否還會代表中華民國參加在澳洲雪梨舉辦的公元二千年奧運?


 陳:現在還不知道,以後的事情很難說準,目前只想好好的輕鬆一下,還不
想去拿球拍,等到想要打球了,自己就會主動練球,四年以後的事情,到時再
說罷!